3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3月3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通过了新修订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有关决定和修订,系统性完善了香港选举制度。

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在2021年第8期《求是》杂志发表文章《完善香港选举制度 落实“爱国者治港” 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详细阐述了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修例风波”造成香港出现回归以来最严峻局势

“一国两制”方针在香港的成功实践充分证明,“一国两制”不仅是解决历史遗留的香港问题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制度优越性。

然而,香港回归后,一些不利于“一国两制”顺利实施甚至有违“一国两制”方针、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现象和问题时有发生,甚至出现影响国家安全、危害香港繁荣稳定的严重局面。

2019年“修例风波”期间,“港独”猖獗、“黑暴”肆虐、“揽炒”横行,各种激进破坏活动肆无忌惮,外国势力指手画脚、深度干预,导致香港陷入旷日持久的动乱,法治被严重践踏,社会被严重撕裂,经济受到严重冲击,国际形象受到严重损害。

“修例风波”实质上是一场港版“颜色革命”,反中乱港势力及其背后支持的外部势力不仅是要夺取香港管治权,搞乱香港,而且企图搞乱内地,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阻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

系列重大举措推动香港由乱及治,但争夺香港管治权的斗争仍然十分激烈

面对“修例风波”造成的香港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果断决策,决定成立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并接连推出系列重大举措:

2020年5月28日,全国人大作出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并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香港国安法,一举堵塞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存在的制度漏洞。

2020年7月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全国人大常委会随后作出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职不少于一年的决定。

2020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就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作出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据此依法取消立法会部分议员的资格。

中央还坚定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追究黎智英、戴耀廷、黄之锋等反中乱港骨干分子的犯罪行为,在教育、传媒等领域推进拨乱反正工作。

在上述重大举措综合作用之下,香港局势迎来由乱及治的重大转折,香港的发展逐步走上正轨。

但必须清醒地看到,香港社会政治生态仍然十分复杂,反中乱港势力与爱国爱港力量争夺香港管治权的斗争仍然十分激烈。修补香港原有选举制度存在的漏洞和缺陷,成为确保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安全和政治安全的另一项紧迫任务。

香港选举制度存在的漏洞和缺陷愈益凸显

香港选举制度,主要指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其基本内容是30多年前起草基本法时确定的,集中体现在基本法第45条和第68条及附件一和附件二的有关规定中。这些规定总体上符合宪法和基本法确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但也存在一些先天不足。随着形势的发展,香港选举制度存在的漏洞和缺陷愈益凸显。

一是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每隔四五年有关产生办法的修改问题就成为特别行政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必须面对的政治议题,为反中乱港势力打着民主的幌子,以尽快实行“双普选”为口号,不断蛊惑民意、煽动对抗留下了空间,成为香港政局动荡的催化剂。

二是有关产生办法为反中乱港势力通过选举进入特别行政区的政权机关和其他治理架构提供了可乘之机,也难以有效阻止外部势力通过多种方式深度干预和渗透香港事务,进而从事危害我国家安全的活动。

2019年11月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区议会选举中,反中乱港势力借助舞弊、暴力、胁迫、恐吓等手段影响选情,在夺取区议会多数席位后,更加肆意妄为,把基本法明文规定的作为非政权性组织的区议会,变为煽动对抗、大搞政治操弄的高度政治化组织,一些人甚至滥用职权,将区议会变成宣扬“港独”思想、进行颠覆活动的平台。

围绕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反中乱港势力无视香港国安法的规定,非法组织所谓“初选”,公然宣称“真揽炒十步曲”,妄图控制立法会和行政长官选委会,进而实现他们以“祸国乱港”为目的的夺权计划。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反中乱港势力及其背后支持的外部势力是“一国两制”事业的最大威胁,是香港繁荣稳定的最大祸害。

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必须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必须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切断反中乱港势力夺取香港管治权的制度通道。这是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和香港长治久安的治本之策。

来源:求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