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驻村夜话”,还是“农村约吧”,刘保江都有许多感悟。从开始的“本领恐慌”到如今的如鱼得水,刘保江深知只有真正把自己当成村民的“家里人”,与村民想在一起、过在一起、干在一起,才能真正了解大家的所思所盼,解决大伙儿的所急所需,带领村民在乡村振兴的新征程上绘就美丽蓝图,交上一份让人民满意的答卷。

叮铃铃,叮铃铃……武清区豆张庄镇中双庙村,伴随着下课铃声响起,许多小学生放学后第一时间不是回家,而是结伴走进村里的新时代文明实践站,来到属于他们的“第一粒扣子”小课堂。

26岁的刘保江,今年3月刚刚当选为中双庙村“一肩挑”。在入户走访时,村民周大爷告诉刘保江,儿子和儿媳常年在外打工,自己和老伴儿没有什么文化,很希望有个合适的场所、有个懂知识的人,能够帮助他辅导下小孙子的功课。

周大爷说的情况,不只是一家一户。村里孩子多,放学后不回家,大多聚集在小高台上一起写作业。孩子们生性好动,喜欢追逐打闹,而村里坑塘又多,若无人照看,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刘保江和村“两委”班子成员一合计,决定拓展村委会会议室的使用功能,由刘保江与村里具有学科知识特长的党员当“老师”,利用业余时间给孩子们辅导功课。听说村里要开设小课堂,村民们纷纷上门来打听,大伙儿一致对刘保江的“金点子”和村“两委”班子的行动力赞不绝口。

在“第一粒扣子”小课堂里,孩子们自觉写作业、讨论难题,还可以画板报、看课外书,分享课堂上的收获。“老师们”还精心策划了趣味活动和党史课程,向孩子们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思想品德教育,帮助孩子们真正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75岁的周忠恩老人有着50多年的党龄,他也热心参与着“第一粒扣子”小课堂的组织工作。孩子们做完功课后,周老就像是孩子们自家的爷爷一样,与孩子们围坐在一起,给他们讲述自己年轻时的奋斗故事,让孩子们在潜移默化中接受红色文化的熏陶。

为了更加精准地了解村民需求,把工作做实、做细,刘保江又花了不少心思,下了不少功夫:通过建立家长联络微信群,及时发布关于小课堂的各类信息,确保家“校”联动齐发力;通过制作“致家长的一封信”“自习出勤证明”,从严从细确保孩子们的假期安全;通过制定并落实家长会机制,不仅及时了解家长所需及意见反馈,还利用这个机会与家长面对面交流村庄发展的大事小情,请大伙儿一起为村庄建设出谋划策。

孩子们下学有人管了,村民们对村庄发展也更加上心,随着“驻村夜话”的深入,村干部们和村民的沟通渠道愈发畅通。但刘保江心里还不满足,村民外出打工的多,“夜话”的范围还无法惠及所有村民,自己对突发事件的了解也时常会滞后。经过村“两委”班子成员的反复思索,中双庙村的“农村约吧”应运而生。

“农村约吧”诞生后,村里广泛向村民宣传:有困难、有问题、有想法都可以来“约吧”一吐为快,村里想办法给解决!村里的大喇叭广播、宣传栏以及村委会大门口,都留下了刘保江的电话号码,这位“驻村书记”24小时随时“待命”,听取村民反映的各类问题。

“农村约吧”刚开张,就有不少村民找上门来——

村里发展产业,能不能试着种植中草药?

我家小麦枯黄,能否请专业人员看看是不是生了条锈病?

我能在道路边放置集装箱,卖西瓜增收吗?

我家电闸总是跳闸,能否上门看看?

饮水机卡没钱了,请工作人员上门集中为大伙充值行吗?

能不能冲印一张“光荣在党50年”勋章颁授仪式上为我拍摄的照片?我想拿给小孙子看看。

…………

经过4个月的运行,“农村约吧”已不仅仅是村民反映问题、解决问题的场所,更成了村民互诉衷肠、互相帮忙的地方。就在这样一次次的聊天中,“农村约吧”解决了村民关心的“小事情”,讲清了为民服务的“大道理”,收获了村民对党和政府的信赖。

 从“夜话”到“约吧”,也让刘保江找到了乡村治理的新思路:“白天有‘约吧’,晚上有‘夜话’,‘约吧’是来找我,‘夜话’是要我去,我们要的就是让村民的诉求24小时都能找到人倾诉,都能找到人解决。”刘保江告诉记者。

尽管“约吧”人来人往,但刘保江仍保持着入户“夜话”的习惯。有时在入户的途中,刘保江就会被热情的村民“拦住”,他索性顺势坐在路边的马扎或者台阶上,和大伙儿一起话着家常。炎热的夏天,汗水流过刘保江的脸颊,但比这天气更火热的,是刘保江那颗为民服务的心。

夜深了,这位村民们的“小亲戚”依然在路上……

来源:天津支部生活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