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人公:刘永坦,共产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雷达与信号处理技术专家,我国对海探测新体制雷达理论和技术奠基人。他胸怀祖国、服务人民,追求真理、勇攀高峰,学为人师、行为世范,2021年9月26日,他被授予“时代楷模”称号。

(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我国绵延万里的海岸线上,有这样一只“千里眼”,它可以远距离探测海上目标的位置和方向,实现全天时、全天候、远距离海空立体探测,是捍卫我国疆土的国防重器。

而在“千里眼”背后,有一位执着于雷达研究、一干就是一辈子的老人——刘永坦,他成功研制了我国第一部对海探测新体制雷达。

改革开放后,刘永坦作为首批公派留学生前往英国学习。在外学习期间,他对雷达有了全新认识。毕业时,尽管导师多次挽留,但他毅然决定回国,他坚信中国人有能力研制出自己的新体制雷达,并在心中立下宏愿——开创中国的新体制雷达之路。

新体制雷达有多重要?“雷达相当于人的眼睛,你能看多远才能说保护你的海岸线和海域有多远。”刘永坦这样比喻。20世纪80年代初,少数几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牢牢把持着对海探测的信息优势,中国始终难有突破。

从零开始!45岁的刘永坦义无反顾,向中国的科研“无人区”进军。

研究这项技术,对刘永坦个人和科研团队来说,风险极大,很有可能几十年下来没有任何成果,也可能一辈子默默无闻。“别的国家已经在研制,中国决不能落下,这就是我要做的事。”刘永坦内心笃定。

坚定的信念源于童年的苦难记忆。1936年,刘永坦出生于南京一个书香门第。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苍生蒙难,家国难安。出生不到一年,刘永坦就随家人开始10余年的逃难生涯,“那种苦深深印在脑袋里”。取名“永坦”不仅是家人对他平安顺遂最好的祝愿,而且是对国家命运最深的企盼。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在昏暗的菜油灯下,母亲用慈祥的声音诵读诗词,父亲常常告诉他“科学可以救国,可以振兴中华”。这让刘永坦对国家兴亡感受深刻,也让他将“家国”二字融入血液之中。

为了迅速形成我国新体制雷达发展的整体方案,刘永坦带领团队,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熬出了一份20余万字的对海探测报告。“没有电脑,一页稿纸300字,报告手写了700多页,写废的纸摞一起就有半米高。”团队首批骨干成员之一、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张宁回忆说,刘永坦带着他们没日没夜地写了几个月,一直写到手指发麻、手腕酸痛,连鸡蛋都握不住。

当时,雷达实验站的选址位于一片荒芜地带,批复的经费不足,发射机、接收机等模拟系统和操作系统也十分落后。团队里有人打了蔫儿,刘永坦话语铿锵:“如果没有难点,还叫什么科研!”刘永坦带领团队克服了种种困难。生活不便,他们经常用面包充饥;交通不便,他们顶风冒雨,单程徒步3公里往返驻地和雷达站。每到天黑路过一片坟地,就用手电的光柱给自己壮胆。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9年,新体制雷达实验系统建成,中国人用8年时间,赶完了西方国家二三十年的路。1991年,新体制雷达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刘永坦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94年,他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

随后,刘永坦带领团队从实验场转战到应用场,着力解决新体制雷达实验系统的实际应用转化。设计—实验—失—总结—再实验……刘永坦领着团队进行了更加艰辛的磨炼,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2011年,具有全天时、全天候、远距离探测能力的新体制雷达研制成功并投入实际应用,攻克了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的核心技术。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如今,耄耋之年的刘永坦,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在他的设计推动下,“21世纪的雷达”将在航海、渔业、沿海石油开发、海洋气候预报、海岸经济区发展等领域大显身手,造福于民。“一项任务完成了,就要开始下一项,只有研制出性能更好的产品,才能给国家交上满意的答卷。”85岁的刘永坦说。

无论获得什么荣誉和头衔,刘永坦最看重的还是“教师”这一身份。从教60余年,他一直致力于电子工程领域的教学工作,在新体制雷达攻关工作最繁忙的时期,仍然给本科生和研究生讲课。

刘永坦十分重视团队建设和人才培养。从最初的6人发展到30多人,刘永坦在自己的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建起了一支“雷达铁军”,带出了新体制雷达领域老中青三代人才的“梦之队”。他们中很多人,本可以站在讲台上成为教授,却甘愿跟着“坦院士”,扎根在偏僻清冷的海边。“他是干将,是帅才,更是父兄。我们敬重他,更不能辜负他。”张宁说,“坦院士”发自内心地深爱着这份事业,关爱着年轻人的成长,每当团队有人科研进步或职称晋升,他都会特别开心。

40年前,刘永坦本可以像大多数人一样,选择“更好走的路”:沿着西方既有路线做更容易出成果的研究,或者直接“下海”赚钱。可他甘坐“冷板凳”,多少单位高薪聘请,都被他一一谢绝。即使在1991年和2015年两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后,他依然低调无名地奋斗在一线。

去年8月,他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800万元奖金全部捐给哈尔滨工业大学,助力学校培养人才。今年9月,以他名字命名的本科“永坦班”迎来第一批“00后”新生,这是他寄予厚望的后辈……

刘永坦却并不在意这些盛誉。“我们那代知识分子都是这样,只想为国家做点事,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的需要,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个人的追求。”

(综合整理自新华网、《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

来源:天津支部生活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