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父子兵

──记武清区大碱厂镇胡辛庄村党员程玉、程宝盛

  “宝盛,新闻报道这几天北京出现了多例输入病例,今天天津也出现了一例。最近咱们村卡口的出入人员也多了,咱爷俩在村口值班时都得加倍小心、负好责任……”“爸,您放心吧!保证不打折扣落实好各项防控措施,决不出一点纰漏!我得快点吃饭,吃完赶紧去村口替他们!”简单吃了几口饭,程宝盛放下碗筷,急急忙忙奔向村一线卡口。程玉还是有点不放心,也放下碗出了院门……

  疫情防控以来,大碱厂镇胡辛庄村党员程玉、程宝盛父子俩每天坚守在防控一线,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战‘疫’父子兵”。

  今年已经70岁的程玉退休前是武清化肥厂的车间党支部书记,退休后党组织关系转入村党支部,并一直担任村里的村民代表兼治安管理员,坚持发挥余热。1月24日零时,随着全区进入疫情防控战时状态,有着40多年党龄的程玉带着儿子程宝盛第一时间向村党支部主动请缨,投入到胡辛庄村疫情防控工作中,兢兢业业地帮助村里做好入户宣传、卡口值勤等工作。

  提起村里的老党员程大爷,乡亲们都说这个“黑脸老头”特别讲原则,简直到了“六亲不认”的程度。大年初二,程玉的外孙顾玉洋从邻村过来给他拜年,在卡口遇到了正在执勤的姥爷。外孙高高兴兴地跑过去给姥爷拜了年,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要进村。可是,黑着脸的程玉不仅不给外孙放行,还劈头盖脸地数落了孩子一顿,埋怨他疫情这么严重还往外跑,硬生生地把外孙堵在了村外。顾玉洋委屈地把东西放在村口,嘟囔着嘴回家了……

  疫情防控期间,农村一线卡口的值守工作有其特殊性。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大多是沾亲带故的熟人,乡里乡亲的人情关系很容易让村卡口这道防线“溃堤”。在这方面,程玉不仅自己在卡口值守时“六亲不认”,他还经常跟其他值守人员说:“家家都有七大姑八大姨,但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咱们大伙在卡口值守都得讲原则,谁都不能搞变通,否则这个全村人最重要的安全屏障就形同虚设了。”

  有了程玉作表率,村口值守的人员也都成了“黑脸包公”,铁面无私地严查严控每一名出入人员。“有了程大爷这样讲原则的老党员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处处带好头,村里的各项工作都顺畅了很多,我们真像吃了‘定心丸’一样!”胡辛庄村“一肩挑”祁景福说。

  乡亲们看着古稀之年的程玉每天雷打不动地坚持在卡口执勤,都劝他早点回家休息。这个“倔老头”谁说都不听,必须每天坚持到最后。天寒地冻,一天下来,程玉的双脚都被冻得发麻、喉咙也已沙哑……儿子程宝盛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是胡辛庄村村务监督委员会委员,也是一名共产党员。“我爸好像还把我们当小孩,什么事都不放心,每天都提醒我们要把各项疫情防控工作做到细之又细。老党员的思想觉悟和工作作风真是值得我们学习!”说到自己的“唠叨”爸爸,程宝盛有时觉得挺“烦”,可更多的是感动。每天耳濡目染父亲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程宝盛深受影响。

  “虎父无犬子”,程宝盛传承了父亲的过硬作风,同样一丝不苟地投入到村疫情防控工作中。

  “夜里卡口值守比较辛苦。我现在每天白班都能盯,夜班也能上,尽量安排我们年轻人值班吧。”程宝盛主动向村党支部要求做最艰苦的工作。每天不分昼夜,村民都能看到程宝盛顶风冒雪坚持在村卡口为过往村民测量体温、登记信息、车辆消杀的身影。 

  春节后,村民赵某从河南老家回村。赵某居家隔离期间,程宝盛主动给他留下电话号码,担任他家的“联络员”和“后勤保障员”。“您有需要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加了您微信,如果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在微信上给我发个清单就行。”每天,程宝盛都主动给赵某打个电话,登记体温情况、了解生活需要,隔三差五给赵某送去各类生活物资。

  2月15日,村民周某突然发烧,周家顿时慌了神,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村干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程宝盛和村里的网格员王子亮主动请战,一方面稳定周家人的紧张情绪、提醒他们做好防护,一方面向村党支部报告详细情况,同时帮助他们将周某送往区第二人民医院发热门诊。经诊断,周某为普通感冒发烧,但仍需居家隔离。周某隔离期间,程宝盛再一次主动承担起定期联系登记、代购生活物资等工作,全力做好隔离人员排查、保障任务。“真得谢谢宝盛,每天值班这么辛苦,还抽空帮我们的忙,要不然我们真不知道隔离期该怎么办!”赵某和周某连连称赞。“疫情不退,我们就不撤。我们就干点力所能及的事,为乡亲们的安全尽一份力。党员这时候不上什么时候上?”

  程玉、程宝盛父子用最朴素的行动履行入党誓言、践行普通基层党员的初心和使命。在父子俩的带动下,村里先后有8名热心村民加入村疫情防控志愿突击队。他们齐心协力,共同筑牢了胡辛庄村疫情防控的严密防线。

      来源:天津日报